設為首頁   加入收藏   友情鏈接   OA登陸
集團動態
行業動態
元福慈善
視頻播報
首頁 > 元福關註 > 集團動態
 
新西游记演员表:卡的五笔扶疏的意思
發布時間:2019-11-14 瀏覽次數:71628次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 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。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 “行業商企新春聯誼會”

 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發展論壇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後,阻隔路口,致使交通堵滯約2分鐘。現象3左轉車道設在右側 車輛違章行駛多石景山區金安橋下的十字路口,路口東側的阜石路共有7個車道。以道路中間的苗圃為界,南側是4車道,其中靠南2個車道為直行車道,靠北兩個車道為左轉、掉頭車道。8月23日傍晚,時值晚高峰,車輛漸漸多了起來。新京報記者看到,由於直行車道、左轉車道的綠燈時間錯開,因此,路口並未出現車輛“打架”的情況。但直行車道上,車輛違章左轉掉頭的現象時有發生。當日傍晚,阜石路最南側的直行車道上,一輛私家車在直行車流中忽然放緩車速左轉,其後方的車輛,也跟著放慢速度,急促的喇叭聲隨之響起。記者註意到,該私家車左轉後停在直行車道一旁,隨後伺機掉頭,進入阜石路往東行駛的車道。晚間7時許,亦有多輛直行車道上的車輛“如法炮制”,違章左轉掉頭行駛。多位住在附近的居民告訴新京報記者,此類直行車道車輛違章行駛的現象很常見。林先生說:“這些在直行車道上轉彎掉頭的車主應該是貪圖方便,不想等紅綠燈,想直接掉頭然後上高架橋。”不過也有市民表示,直行時左轉掉頭的車主,可能是因為不熟悉該路口左轉車道放在右側的設置。記者探訪發現,路口往東約500米遠的地面,靠右側的兩個車道出現左轉、掉頭標志,繼續向前行走約200米,則又可看到同樣的標志。而直到臨近路口的金安橋下,才看到交通指示牌,提示左轉及掉頭的車道設在右側兩個車道。東城區珠市口路口,也有這種情況。8月25日上午10時許,珠市口路口車流量較大。相比其他路口,該路口位於最左側的機動車道內劃的是直行標線,中間車道也是直行標線,最右側的車道則為左轉標線。當左轉信號燈亮起時,在最右側車道等待的車輛,開始緩慢地左轉或掉頭。記者粗略統計,每次綠燈時間,最右側車道只能通過四五輛車。對於這條道路車道的設置,市民劉先生表示既不解又擔憂。因為平時上班,他都是沿著珠市口大街由西向東行駛,在經過珠市口路口時需要左轉進入前門東街。每每經過珠市口路口,他都會到最右側左轉車道排隊,但總會被突然發現走錯道的車輛“加塞兒”。劉先生稱,已經有好幾次險些和強行變道的車子發生剮蹭。他認為,路口有三條車道,完全沒必要將左轉道放在最右側。“太容易出事故了。”他擔憂地說。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木樨園橋南邊路口由北向東,左轉的車道也在最右側。同樣,該車道的設置也

 
上壹篇:弹丸论破zero
下壹篇:走二環快速路,全市20分鐘直達元福城
 
版權所有:內蒙古元福集團 網站策劃:先誠網絡科技 蒙ICP備11003084號-1
網站地圖 | 資料下載 | 企業郵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