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為首頁   加入收藏   友情鏈接   OA登陸
集團動態
行業動態
元福慈善
視頻播報
首頁 > 元福關註 > 集團動態
 
防身武器大全:心做谐音燕歌行翻译
發布時間:2019-11-18 瀏覽次數:89441次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 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。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 “行業商企新春聯誼會”

 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發展論壇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12年發表於《自然》雜志的論文稱,巴西亞馬孫地區的人口從1960年的600萬增加到2010年的2500萬,而該地區的森林覆蓋面積則下降到原來的80%。隨著人口增長,這個水汽蒸騰的世界開始反覆經歷火的考驗。李銳最近一直在關註的問題是,亞馬孫地區的火勢是不是可控。這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和空間科學學院教授的科研項目之一,是利用衛星遙感資料研究森林火災對氣候的影響。他認為,如果過火面積較小,那麽環境有自凈能力;如果亞馬孫雨林大面積焚燒,使得地表和大氣能量平衡發生系統性改變,就有可能改變區域甚至全球大氣環流的流向,進而導致不可預測的全球氣候變化。火災釋放大量的有害氣體和黑碳氣溶膠進入大氣,一方面會嚴重影響區域甚至全球的空氣質量,還會直接減少到達地面的太陽輻射或作為雲凝結核間接影響雲、降雨及其相關的能量釋放和吸收過程。“我們不能等火災把亞馬孫雨林全破壞了再來考慮這個問題,那就晚了。”李銳說,隨著氣候變暖的趨勢,全球發生火災的頻次正在增加。中科院華南植物所主任任海從事熱帶森林恢覆工作多年,他擔憂:樹木消失之後,如果遇到大暴雨,容易造成水土流失,形成“光板地”。破壞後的熱帶雨林一旦形成這種熱帶荒漠,是極難恢覆的。任海的前輩曾在廣東雷州半島做過熱帶季雨林恢覆的嘗試,三代人接力,花費很多人力財力,用了將近60年時間才基本恢覆成外貌和種類組成與原先初步相似的森林,但仍然沒有達到原始熱帶季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和生態功能,物種間的聯系也沒能完全恢覆。據中山大學生命科學院副教授劉徐兵介紹,亞馬孫雨林僅植物就有1.6萬多種,占全球物種數的1/10。如果某種植物是當地的特有物種,它的分布範圍不會太廣,遇火就有滅絕的風險。劉徐兵的研究方向是土壤微生物,這是促進森林物種共存的重要驅動因素。他認為,熱帶雨林的生物多樣性程度如此高,微生物發揮的作用非常大。如果很多微生物物種在被發現之前就已經滅絕了,損失很嚴重。他曾多次到馬來西亞等地的雨林進行調研,發現當地人砍掉大片雨林,種上棕櫚、油松、橡膠樹等經濟作物。有時乘飛機飛半小時,還沒飛出經濟作物的種植地。種植單一物種,導致當地的土壤變得幹燥,極端氣候增多,原本居住在雨林裏的動物也都消失了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劉雪華認為,火災除了人們提到的各種危害之外,其實也有其有利面,整個生

 
上壹篇:体面的近义词
下壹篇:走二環快速路,全市20分鐘直達元福城
 
版權所有:內蒙古元福集團 網站策劃:先誠網絡科技 蒙ICP備11003084號-1
網站地圖 | 資料下載 | 企業郵局